昨天起,今年以來的第二次定向降準正式實施,全國縣以上2/3的城商銀行,八成以上的非縣域農商行和農合行因此“受益”。昨天一早,一條“定向降準再擴大,範圍擴至股份制銀行”的消息開始在市場熱傳。興業、民生、招商、寧波等四家股份制上市銀行相繼確認獲准定向降準0.5個百分點。受四家銀行降準消息刺激,股市銀行板塊應聲翻紅。(相關報道見B1版)
  央行官微稍後表示:“此次定向降準範圍沒有擴大。定向降準的範圍是符合審慎經營要求且‘三農’和小微企業貸款達到一定比例的商業銀行,包括國有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商行、農商行等多類機構。”但對照6月9日央行發佈的有關本次降準的消息,還是能發現降準小幅“擴圍”的蛛絲馬跡,當時央行框定的降準對象中,並未明確提及股份制上市商業銀行只要符合條件,也可納入本次降準範圍。
  與降準小幅“擴圍”同步,央行調查統計司副司長徐諾金前天在一個非官方論壇的一段發言也被披露。徐諾金錶示:“中國經濟處於準通縮已成共識,需要用投資拉動經濟增長,近期要考慮下調存款準備金率和利率。”考慮到徐所任職的“央行調查統計司”這層因素,其“雙降說”是在釋放流動性利好,還是在試探業界反應?又為市場留下了新的猜測空間。
  也是在昨天,已啟程赴英國、希腊訪問的李克強總理在英國《泰晤士報》撰文稱,中國經濟增速的放緩是正常現象,並不存在問題。今年中國有信心實現7.5%的GDP增速目標,政府已經準備調整政策,以確保政策可以發揮作用。李克強總理強調的“政府已經準備調整政策”,在現階段很可能首先指貨幣政策的微調幅度仍將視情勢而為,適當打足“提前量”。
  其實,今年以來宏觀調控政策的微調一直在有節奏地進行。由於從3月份起一系列擴大定向投資領域之“微刺激”政策相繼實施,其微調效果已在上周出爐的5月份經濟運行數據中有所呈現。
  5月份,可視為宏觀經濟運行“晴雨表”、被市場昵稱為“克強指數”的用電量、鐵路貨運量、新增銀行貸款等三大指標,已大體企穩上行。用電量5月份環比提高0.7個百分點,鐵路貨運量實現今年以來首次止跌回升。至於新增銀行貸款,則創下了10年來單月新增信貸數量的新高。這說明,儘管5月份的投資數據仍不夠理想,但市場投資信心在恢復,投資意願已重返上行通道,實際投資回升幅度因存在一定的統計滯後因素,將在6月份的投資統計中得到展現。
  由於“克強指數”回緩,再結合5月份其他已公佈的統計數據,國內國外對6月份中國經濟進一步企穩向好的看法已不存疑義。但在淘汰落後過剩產能做“增長減法”不允放鬆的現狀下,光靠現有投資規模和內需增幅,還不足以把中國經濟拉回到平穩增長之運行軌道。由於外貿馬車依然氣力不足,國內國外對下半年中國經濟能否繼續保持企穩向好勢頭普遍多了一份擔心。而昨日公佈的5月份人民幣外匯占款環比下降66.9%的數據,似乎進一步印證和加劇了這份擔心。外匯占款大幅下滑一方面是美元走強促使人民幣貶值預期升溫,企業在結匯售匯時普遍惜售美元;若作本質解讀,在於當下經濟運行態勢下,整個市場外貿動力仍在走低,考慮到外貿從下單到結賬也有一個滯後期,外貿動力不足將在七、八兩個月反映於統計報表。
  因外貿動力不足而消費增幅受工資增幅限制,“三駕馬車”之投資馬車勢必要承擔更多穩增長之負荷。所以,視三季度經濟運行走勢,不排除還有第四次甚至第五次定向降準出現,以為繼續擴大定向投資規模提供信貸支持。但是,下半年開啟全面降準的可能性不大,更無可能重走“4萬億”老路,否則各地為了片面確保經濟增幅不落後,又會有意無意放縱低效、無效投資泛濫,令成效已初顯、代價極高的產業結構調整再次功虧一簣。
  至於降息的可能性,筆者的看法更為保守:如果再施降息等於一次性把貨幣調控手段提前用完,一旦大量貸款迴流股市逐利,實體經濟就有再次“失血”之憂。魯寧(上海學者)  (原標題:降準小幅擴圍為三季度經濟預“充血”)
創作者介紹

vx89vxcu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